“休眠”中的影院:大荧幕何时重启?

人才报/民生网记者 黄林凤

  根据《经济日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初至今,有5328家影视公司注销或吊销,是2019年全年注销或吊销数量的1.78倍,还未倒闭的该类企业也在利用减薪裁员等方式应对此次疫情危机。
有关数据显示,3月16日—22日期间,有529家影院曾尝试复工,复工率仅为4.8%。但是复工不到半月,国家电影局便通知所有影院暂不复业,已复业的立即暂停营业,具体复业时间等通知。
在全国上下都忙于复工复产的积极氛围下,影院却在尝试复工后基本处于停摆状态。有数据统计,停摆中的影院已累计损失票房约115亿元,而全国影院一季度员工成本高达40亿、房租物业5.5亿。持续“休眠”中的影院:何时才能重启大荧幕?

影院放映师:
这个“冬天”太漫长

  “我还记得去年春节档《流浪地球》上映时,电影院的热闹场景:排队等待观影的影迷们、卖断货的爆米花、放映到手忙脚乱的自己……” 长沙市MC影城放映师孙业兴回忆,《流浪地球》的首轮档期是2019年的2月5日至3月5日,因为观众热情高涨,一直从3月6日延期放映至5月5日,累计上映了90天,在国内累计46.55亿人民币票房,一时间,好不热闹。今年春节前夕,孙业兴正准备和同事们一起筹备《唐人街探案3》放映前的影院海报打印等事宜,一场疫情,使得这一切戛然而止。
“本以为疫情只会持续一段时间,我还有点侥幸心理,觉得正好可以提前回家度过春节假期了。没想到,这个假期长到让我感觉,自己仿佛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冬天’。”孙业兴说,2月过后没多久,他便收到了公司人资部门减发工资的通知。对于公司的决定,他表示理解:“影院一般都处于人流量较大的商圈内,场地面积还很大,租金基本上是千万起步了。我是放映师,我太了解影院为了保障电影的视觉效果一般都会购置高额的放映设备,为了保障音效会对观影厅做特殊装修等行情了。除去这些花费,我们员工每月的工资合计还要几十万,确实很难。”孙业兴说,即使现在影院“颗粒无收”,公司还是要安排包括他在内的几位员工轮流值班。在其值班期间,他会仔细检查影院的各项设施,对放映设备做开机调试……
“受疫情影响,影城于1月24日起暂停营业,恢复营业的日期还将根据疫情的发展情况以及相关政策再另行公告。而为了保证广大观众以及客户的权益,我们已经对朋友卡、代金券、赠券等进行了免费延期三个月处理。” 长沙市星聚汇影城相关工作人员对记者介绍,疫情发生后,公司对在影院办过观影年卡等业务消费者进行电话解释并给出处理措施。记者近日看到,坐落于长沙市德思勤城市广场商圈的星聚汇影城拉上了一条警戒线,再无昔日热闹簇拥排队观影的现象。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商圈90%以上的其他店面都已经全部复工,涵盖餐饮、服装、美容等各大行业。

私人影院经营者:
正在转行做新媒体博主

  国内大型影院的财报显示,华谊兄弟一季度预损1.38亿元至1.4亿元;光线传媒一季度预计盈利2000万元至4000万元,同比下降56.33%~78.17%。而正在遭受寒冬的,除了这些大型影院,还有私人影院的经营者们。
邓娇艳是慢时光私人影院的经营者。“第一年营业前,办理视听许可证、点播许可证以及相关营业执照等耗费了很多时间;营业后,通过正规途径为所有片源购买版权等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邓娇艳说,她真正开始回本并营收是从去年开始,去年的营业额达到了30万元,去掉其他的开支,大概盈利10万元左右。去年年底,邓娇艳购置了一批定制版的瓷杯以及咖啡机,为前来观影的消费者提供咖啡等饮品,促使店内营收方式多元化。
疫情的到来,邓娇艳的影院关停了4个多月。她准备把店面转租出去,自己改行成为一名影评博主。“出于对电影的喜爱,我才开了这家私人影院,如今不得停掉这项事业。”邓娇艳介绍,私人影院的资金流等远不及大型影院的十分之一,她并无充足资金来支付店内的租金,长期入不敷出状态已让她辞掉了几位员工。“这4个月我也没有闲着,开始学习关于线上博主的运营方式,打算以视频录制的形式对一些经典电影场景进行分析、对电影人物进行评价,将自己对电影的热爱传达给更多网友。”邓娇艳说。
业内人士分析,私人影院、点播影院等经营者面临的形势比大型影院更为严峻,相继因高额的租金而关停。在长沙,虽然一些私人影院已陆续复工,但经营情况也并不乐观。记者联系了一家美团上的私人影院,该影院负责人汤军表示,目前他虽已获复工资格,但前来观影的人依然寥寥无几,大部分都是自己身边的朋友前来捧场。“每个月的租金一两万,物业、员工薪资、美团等平台推广费用,每月亏损三四万啊。”采访中,汤军对记者重复说了很多遍“太难了”。

复工已有苗头
 “院转网”却还在分流受众

  近日,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做好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将在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以预约限流方式开放影剧院和游艺厅等封闭式娱乐场所。各大影院的复工之路,似乎略见苗头,然而,影视行业的“院转网”模式却还在持续分流受众中。
电影《囧妈》作为疫情下最早一批由线下影院转移到线上发行的院线电影,开启了疫情期间电影“院转网”播放的新模式。
“疫情期间,爱奇艺等网上新媒体平台是院线电影‘院转网’的主要承载方,它从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影院不能对外开放的情况下大众的娱乐消费需求,但是这也逐渐在培养受众的线上观影习惯,使得线下影院的发展更被动。”某影院一位管理人员坦言,在线下影院还未正式“复苏”之前,“院转网”模式会继续将线下影院的受众分流并吸引到线上。
资深影迷廖江仁说,在很多影迷们心里,经常看电影是基本上是刚需,但是去电影院看电影却不见得是刚需,毕竟,即使电影院复工,但是疫情期间去电影院观影,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会“三思而后行”。“线上观影能满足大部分影迷的日常精神消费所需,而院线电影的转网播放,也在加速线上文化产品版权的正规发展,影迷们都愿意自动付费去观看自己感兴趣的电影。”廖江仁说。
对此,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线上文娱也有其固有的局限性,文娱产业无法完全转移至线上。“线上文娱缺乏专业设备和场景,在消费体验上与线下模式之间存在较大差距;同时,由于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受众支付意愿参差不齐,行业获取收入不确定性较高,难以持续经营。因此,在疫情结束后,存在暂时转移到线上的消费需求再次回归线下的可能性。”她指出,线下影院的发展仍大有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