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隐忧呼唤专业人才培养

   如果说电商直播在2019年迎来了爆发式增长,那么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催生的“宅经济”则让直播带货彻底火了,直播人才也变得更为“抢手”。 

  眼下,除以李佳琦等为头部流量的“网红主播”外,由知名主持人康辉、朱广权等组成的“央视Boy”组合,企业家、明星、老师及县长等组成“网红天团”让直播带货变得炙手可热。通过直播,商品搭上了极速快车,实现了从货源厂家“多级连跳”直达终端买家,像极了那句广告词“多、快、好、省”。
  可以说,在疫情背景下,直播电商对实体经济发挥着重要“推手”作用,不仅如此,直播带货在公益领域和精准扶贫上的表现也十分引人注目。然而,在千屏直播背后,鱼龙混珠、博人眼球的现象并不鲜见,部分带货主播被销售数字牵着鼻子在屏幕前跳着怪异的“舞步”,直播“翻车”频频出现。要知道直播时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被网友收入眼底,图一时之快感,求一时之经济效益,轻则让直播带货的职业道路戛然而止,重则破坏了整个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这些隐忧都迫切呼唤着直播专业人才的培养。很多人认为,带货主播只要在手机前夸夸其谈一番,便能赚足眼球、挣到票子。殊不知,直播营销人才还有着诸多硬性标准,比如正确的三观、过硬的职业素养、文案策划和营销能力、谈判技巧及数据分析能力等,一场成功带货的直播下来,对整个直播链条上的人才和团队作战能力都是一次考验。如果把直播人才培养仅仅看作是“网红主播”的打造,这恐怕与市场的需求和期待相去甚远,自然也达不到精准培养、定制输送的效果。
  近两年来,国内部分高校正摸着石头过河,率先尝试相关直播人才培养。如扬州工业职业技术学院专门组建了电商直播学院,浙江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则选择成立电商直播相关导师工作室。前不久,常德人社部门还举行了首期直播营销训练营,为职业技能扶贫插上了直播的炫丽翅膀。5月11日,人社部公布的新增10个新职业中就包括互联网营销师,网友戏称这意味着李佳琦们获得了“转正”,实际上,这也是为进一步培养直播人才提供了基本蓝本和管理规范。
  而培养效果如何,市场同样是检验人才培养的试金石。各个高校要充分发挥特色专业优势,将人才培养与社会实践紧密联系,为直播行业发展提供人才“蓄水池”。各地人社部门,要结合乡村振兴、精准扶贫,把直播技能培训植入田间地头,开进扶贫车间,让直播带货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嫁接”出新路子、新果子。同时,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也要给予相应的支持扶持,为直播行业发展培养出更多专业能力硬、职业素养高、竞争能力强的直播营销人才。
  应该看到,直播带货高薪的背后是专业和付出,不能只看到风光,而忽略获得打赏背后的艰辛,也不能只看到眼前热闹,而忘却行业健康持续发展背后专业人才培养的必要性和多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