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地摊经济从“保”就业变成“作”就业

  从两会热议到总理点赞,从中央文明办明确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到成都等地出台引导与规范措施,地摊经济近日无疑迎来了发展春天。

  可是,往日被严管的地摊经济,如今为何得以松绑?总理说的是“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中国的生机”;先行者成都说的是“坚持统筹疫情防控,助力经济发展”……总而言之一个字——保,保民生、保就业、保市场主体。也是这一个“保”字,既道出了从中央到地方的良苦用心,也道出了当前经济与就业工作尚在疫情的巨大影响下艰难跋涉。

  然而,在当下的舆论场中,这项从实际出发、保就业的善政,却有“变味”倾向。

  近来,“全民摆摊”“经济风口”等成了伴随地摊经济的热词。可是,中人社传媒记者经过实地走访、问卷调查近200位地摊从业者,发现不到4成的受访者是近期加入,却有超5成的受访者每天营业额在100~300元间,还有近3成不到100元。这些数据表明,所谓“全民摆摊”“经济风口”没有事实依据,更像普罗大众逞口舌之快的舆论狂欢。

  无独有偶,“90后女子业余时间摆地摊日赚4000元,买一辆奥迪奖励自己”“大排档业主每天收入3万多元”,类似摆地摊“暴富”消息频频登上各种网络媒体甚至是传统媒体。可是,这样的消息即使是真实的,可它们又在所有地摊从业者中占多大比例呢?舆论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何况摆摊也有进货成本,利润难说稳定,并多在职场人士的休闲时间工作,其间艰辛可想而知。

  再来,近来笔者微信朋友圈频频见到的由某些软件制作生成的“摆摊证”,大家填写的经营业务“遛娃”“卖萌”“侃大山”“卖凉皮”等不一而足。但无可否认大部分都有调侃、戏谑意味,何况他们还多是拥有稳定职业的医生、老师、文字工作者、专业技术人员等。其实,摆摊更多是一些人的生存自救,这“摆摊证”是否涉嫌将自己的趣味建立在别人的无奈之上呢?

  不可否认,地摊经济政策的放开,对于疫情常态化防控下的就业有支持作用,但不能因此将就业宣传方向带偏了。大部分地摊从业者都与舆论场中热议的“趣味”“暴富”等无关,他们就希望通过这样低门槛的扎扎实实的摆摊,一点一点、日积月累资金与经验,有朝一日拥有自己的小店,甚至是创造自己的品牌当老板,就像曾经摆地摊的马云和卖光碟的刘强东一样。届时,他们解决的就不仅是个人的就业,还有自己一个个帮手的就业,甚至是一批批求职者的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