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药品为什么“落地难”“进院难”

   2020年底的新一轮国家医保药品谈判成效显著,共计119种药品谈判成功,数量创近年新高,价格大幅下降。但自3月1日落地实施以来,不少声音反映谈判药“进得了医保,却进不了医院”。中国医疗保险研究会于4月9日以“畅议谈判药品落地”为主题举办研讨会,邀请医保药品支付管理、医疗机构医保管理和药品管理等相关专家,深入分析医保谈判药落地难的根本原因。

       多重因素影响医疗机构配备创新药品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联认为,影响医疗机构配备药品的因素有:临床对药品需求程度、医院成本、医院考核压力、医院已配备药品种类存量、同类药品竞争等。
  中国科学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樊嘉说,创新药进医保并不等于立刻进医院,进院药品需要药事委员会进行筛选。
  专家表示,新上市的创新药进院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接纳新药需要时间。新药从上市到被接受和使用需要时间,包括临床医生对新药的认识、临床用药指南与规范的形成与修订等因素,都会对新药进院产生影响,因此,进院本质上也是一种竞争。
 
       多地探求方法打通进院“最后一公里”
  为解决参保人员用药难的问题,不少地方开始探求可行之法。比如,四川省将价格昂贵、用药人群特定、用药指征明确的88个药品纳入单行支付管理,包括治疗罕见病肺动脉高压的马昔腾坦、治疗乳腺癌的帕妥珠单抗等。另有多地充分利用零售药店的灵活性,让医保药品在定点医院、定点药店共同供应,保障参保人员用药可及性。
  专家认为,打通创新药进院“最后一公里”需要政府、医院、药企等多方面联合努力——要进一步完善政策为医疗机构松绑;药企要加强对临床医生的指导,让其尽快熟悉创新药;医院也应当推动院内药品结构优化升级,以药品保障水平带动诊疗能力提升。
本报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