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就学区房完善相关政策 家长们是否还有必要执著于学区房?

  中人社传媒记者 黄林凤

  4月5日,合肥发布楼市调控新政指出,在执行合肥市现行义务教育招生入学政策基础上,实行同一套住房,6年内只能享有学区内小学1个学位,3年内只能享有学区内初中1个学位。

  4月2日,广州公布楼市调控新政明确要求,通过享受人才政策新购买的住房须取得不动产权证满3年后方可转让。

  除对楼市政策的调整,近期,上海市出台高中招考新政要求委属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名额分配招生计划占其招生计划总数的65%,原则上按人数比例分配到各区,其中须有不低于20%的比例以均衡、随机为原则,分配到不选择生源的初中学校。这意味着,上海将最优质的高中学位拿出较大比例给各区、各学校进行分配。

  系列政策一出,“学区房还有买的必要吗”等话题持续占领热搜。

 

 

  明令禁止背后还有魔幻价格

  “前段时间,我们片区有个同事因宣传与学区房有关广告而被人举报。”深圳某房产中介从业者李昊介绍,日前,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市住房和建设局以及市教育局在开展“学位房”等虚假违法广告专项整治行动,采取严厉措施打击“学位房”等虚假违法行为。

  李昊看来,在房产中介领域,虽然一切以学区房为噱头的宣传被明令禁止,但背后确是学区房逐渐魔幻的价格。

  他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深圳国城花园小区,从2011年3.91万元/平方米的成交价涨到如今30余万元/平方米。而该楼盘已几十年楼龄,内部诸多设施老旧,居住体验一般。但等着买该楼盘的人却不在少数,看房的也以家中有孩子的夫妻居多,只因该房属于深圳实验小学和深圳实验中学等一流学区的学区房。”

  业内人士分析,学区房价格的魔幻上涨现象不能只归结于楼市调控政策的完善与否,还与教育资源的稀缺等因素紧密相关。据教育部数据显示,广东小学生人数在2009年到2019年这10年间从887.7万人增加到1033.4万人,增速是全国平均的三倍多。而值得关注的是,在广东各市中,深圳小学生人数增长率最高,10年间增长了81.3%,增速远远高于其他城市,而该市的小学数量却只从226所增加到340所。

  “人口的增长无疑加重了教育的压力,这就让学区房成为很多家长心中的不堪承受之重。”上述人士分析,加强中小学教师等人才的培养,增强义务教育的普及力度等都成为需要思考的问题。

 

 

  学区房无法对冲家长的焦虑

  学区房之所以价格高昂,在很多人心中就是它附属的重点学校能给孩子一个最优培养环境。但事实上,买了学区房,孩子就一定能成为父母眼中的“人中龙凤”吗?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部分父母即使有了学区房也无法解除其对教育的焦虑。

  曾小军、张超是80后夫妻,承载着他们重点大学期望的儿子最后只被普通二本院校录取。对此,夫妻二人表示很想不通,毕竟他们为了孩子上学付出了太多。

  “当时本来已买了房,后面为了孩子上学把住了几年的房子卖掉后重新买了学区房,还额外贷款来弥补高昂房价。”张超说,为了孩子的教育,他们在买学区房这件事上从未心软。

  孩子高考结果不尽如人意,他们夫妻俩好友的孩子却通过非重点中学考入重点大学。“总以为买了学区房,孩子就读重点学校就是一个保障,但其实这并不是教育的全部。”曾小军开始反思,当初买学区房是为了把孩子送进重点中学,但其实也是自己没时间在孩子的教育上多花心思和功夫的“偷懒”之举。而且这些年来,他心里更多的是焦虑,每次在孩子考试考不好的时候都会想着是不是还要换一个更好的学校。

  “很多家长把孩子送进学校便以为踏进了重点高中或者大学的大门,忽略了家庭教育也同样重要。”长沙市雨花区某公立中学教师刘育林坦言,在从教的这些年中,不乏见到把孩子的成长完全寄托于学区房上的父母,甚至在孩子刚出生就开始考虑要置换好的学区房。在他看来,这背后折射的是社会跟风现象和父母在教育上的焦虑和攀比心态。

 

 

  家中“书房”是最佳学区房

  与曾小军夫妇不同,在刘育林看来,最好的教育并不是依托于学区房、托管班等,而是父母的言传身教。“将希望完全寄托在学区房上,或是将孩子丢给学校,放学了就将孩子丢给补习班,这些做法背离了教育的本质。”他建议,引导孩子多看书,少守在电视机和手机面前,家里的书房就是最好的学区房。

  同样有着上述观念的,还有申若兰父母。“父母当年也想为了我上学而换学区房,但最后因为房价实在太高便作罢。”申若兰介绍,但她父母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对自己的教育,反而拿出更多精力培养自己,每天都陪她读书,并立下了一个月读完一本书的学习目标。这让申若兰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也为她未来的求学之路打下基础。几次升学考试中,申若兰都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重点学校,在她的人生字典里,并没有出现过“学区房加持”等字眼。

  “教育的本质是让孩子全面发展,是育人,而不是与拼资产、买房子等挂钩,这本身有违我国义务教育遵循的公平理念。”业内人士建议,针对学区房而完善的楼市调控政策、上海等城市推行的划片区招生政策等能在一定程度上为学区房热降温,但要解决此类的问题还需均衡教育资源,让房子不再与义务教育挂钩。

  增强义务教育的公平性,我国也一直在发力。近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介绍《义务教育质量评价指南》有关情况,并表示,在县域义务教育质量评价体系当中,提出 “不给学校下达升学指标,不单纯以升学率评价学校、校长和教师”“不举办重点学校”等考查要点。

  (应采访对象要求,刘育林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