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青年返乡就业成趋势?

未来:多方发力抓牢小镇青年的心

中人社传媒记者  李娜

  5月9日,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联合支付宝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县城乡村数字化从业者比例首超一、二线城市。一时间,关于#小镇青年返乡就业为何成趋势#、#超八成数字新职业岗位在三、四线城市#等话题迅速冲上热议榜,引发关注与讨论。

热点聚焦

数字新职业岗位下沉小镇青年不再扎堆一、二线

  近日,一个正在发展的趋势值得注意。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与蚂蚁集团研究院共同发布了一份调研报告。数据显示,目前县城、乡村数字化从业者比例竟然已经超过了一、二线城市,超八成数字新职业岗位在三、四线城市,许多新职业开始向四、五、六线城市下沉,其中就包括云客服、外卖小哥、数字微客、AI标注师等等。农村劳动力成数字平台就业主体,比例超6成。
媒体报道指出,和一线城市比,这些职业的薪资或许还存在一定差距,但和当地的收入水平比起来,竞争力确实没话说!数据显示,这些从事新职业的小镇青年,收入的整体水平都超过当地,华东地区的从业者收入最高,月均8000元以上的占比达到34.3%。
小镇青年的奋斗,也让县乡经济逐渐蓬勃。大城市有的扫码支付、外卖点餐、共享单车、社区团购等数字服务一样不落!越来越多的农业户籍人口,通过数字平台实现了转移就业,占比超过四分之三。从职业分类来看,除外卖骑手、美容美发、搬家货车司机、住宿餐饮服务员等技能门槛较低的职业之外,在自媒体写手、网店店主、网络主播、小店规划师等有一定技术门槛的新职业中,来自县城和乡村从业者也占据了不低的比例。
此外,记者还关注到一个数据。4月22日,《2020—2021年数字化就业新职业新岗位报告》正式发布,该报告由中国信通院制作。该报告显示,随着微信生态不断向低线城市下沉与发展,有效降低创业就业门槛,以湖南为代表的中西部地区潜力逐渐显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认同下沉市场的发展机遇,积极借助微信生态能力投身低线城市数字化发展,三线及以下城市成为创业就业新阵地,“湖南伢”纷纷回老家创业就业。

记者观察

小镇青年返乡底气何在

  从近年的情况看,返乡就业确实是广大青年的一项重要选择。该选项的存在,让在大城市打拼的青年有了一种底气和安全感,因为三、四线城市以及县城、小镇、乡村,都给青年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无限的回旋余地,即使在大城市打拼失败了,也可以选择返乡就业。这样既可以陪伴和赡养父母,也可以减缓生活压力,所以无论是就业和创业,对于当代青年来说,吸引力还是蛮大的。
“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在自己的家乡实现了创业的梦想。”今年是90后李雨秀回到自己老家湖南平江创业的第二个年头,如今她在自己出生的小镇上开上了一家网红奶茶店,生意很是火爆。
2019年,李雨秀还是深漂一族,高中学历的她在深圳打拼得并不顺利。“好的工作门槛太高,太差的自己无法接受。”她坦言,在深圳的一年多,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美好。高昂的房租、物价和不是很理想的工资让她没有再坚持下去的动力,于是萌生了回家创业的念头。
为何会在小镇上开一家网红奶茶店?李雨秀表示,自己在大城市目睹了当下这种网红模式的实体经济在大城市已经非常成熟了,但在农村还属于新鲜事物,自己可以尝试做那位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况且农村成本低廉且拥有人脉优势。
除了收入红利,小镇新青年们还手握一个政策红利:国家大力推进的新型城镇化。这一政策红利能让他们近乎零门槛地在县城落户,这意味着这些新中产、新精英们能在县城买房、买车,孩子也能上不错的县城学校,从而拉动了县城商业、服务业的发展,促进当地消费以及消费升级,进而助推新型城镇化的进程。
公开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趋势:近几年在县城购买住房的人口从原来的1%上升到了20%。
乡村振兴,县城致富,下沉市场......这些热词背后是越来越多人意识到,国家正在加大力度平衡区域发展,无数的新机会、新机遇正在向县城和乡村转移,返乡就业创业正在成为新的风口。

着眼未来

多方发力抓牢小镇青年的心

  “回来容易,是否会长久留下我还在思考当中。”聂洪峰也是返乡就业的一员,北漂了3年的他在2019年年底选择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浏阳工作,在北京积累的区域物流运营经验,他回到家乡成了“香饽饽”的区域物流经理。但聂洪峰表示,自己还没有就此安家的念头。
他谈到,自己马上和未婚妻就要步入婚姻了,安家、生小孩、教育都成了他们计划之内的事情。虽然自己的工作在家乡吃香,但未婚妻的专业却没办法在自己的家乡施展身手,以后有了小孩还得考虑教育问题,家乡跟大城市暂时还是没办法比。为此他也期待,自己的家乡能在改善基础软硬件等方面多下功夫。
在新型城镇化快速推进的过程中,小镇青年成为连接城市和农村的重要一环,但他们也期待自己的所盼所想得到更多关注与回应。
“过去一段时间,小镇青年离开家乡去大城市发展是主流、大势,但近年来出生在三、四、五线城市和县城的青年选择在家乡创业、就业的比例不断提升,这与我国大力发展县域经济、推进乡村振兴的政策导向有直接关系。”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魏后凯说,“未来要实现县域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各县域就要花力气抓住小镇青年的心。”
多位专家指出,中国城镇化已进入新阶段,特别是处于城市群中的县城以及一、二线城市周边的县城,正迎来大发展。再加上交通设施改善、互联网经济发展,以及部分大城市生活成本较高等因素,经济活力较好的县城和县级市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在持续增加。不过,要实现这一点,还需要补足短板、多方发力。魏后凯谈到,具体来说,一是要发展产业,小城镇有产业支撑才有充足的就业岗位;二是要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公共服务水平。“这两方面工作做好了,再加上较为良好的生态环境等,必然会留住不少小镇青年,也会吸引一些小镇青年回到家乡,走向基层,在小地方干出一番大事业。”

网友评论

@陪你dao永久:老家要是有这种工作的话,还是愿意回去的,毕竟亲人朋友都在。好过交着工资一半的高昂的房租在外打拼。
@92纯色天空:家乡的小县城但凡能给我一个差不多的薪资,我会毫不犹豫地回去。
@胖小胖仔:这两年,数字平台服务越来越下沉到县城。过去城里人能享受的扫码支付、外卖点餐、共享单车、社区团购也开始进到了农村。
@甚少大王叫我来巡山:很多人想回去也是因为大城市的压力太大,但反过来,如果想获得更好的教育、医疗等资源又只能不停地往大城市靠拢,一代不成压力甚至还传给了下一代,这算是城市内卷么。
@答案如下:别看大学生身份在一线城市不值一提,放在小地方就是香饽饽。换句话说,“小镇青年”和“返乡就业”可能都是某种意义上的自嘲,真实情况就是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