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人单位看 第一学历 招人公平吗

   转眼,又快到毕业生求职季,关于求职的话题又热了起来。微博话题“看第一学历招人公平吗?”登上热搜,在社交平台掀起了一场关于第一学历的讨论。有人坦言自己因第一学历不亮眼,“海投”屡屡碰壁险些找不到工作。但也有人认为第一学历偏好是反向公平,对于苦读数十载冲击高考的学子,这是他们赢得的长尾效益。

网友观点
@超A的手手
我认为,HR没有办法见你一面就对你的能力和素质了解很透彻,而学历能从侧面反映你是否足够努力。
 
@咻呜
招人招了十几年了,我不知道公不公平,但第一学历学校好的人确实人力成本会更低。这并不是说第一学历差一点的完全不给机会,同等条件下第一学历好肯定占优,但你真的能力强的话也占优势,考察应聘者是综合的。
 
@呵呵哒要好好加油
不太同意!每个人觉悟的时期不同,有的晚点、有的早点,不能视别人一时的落后当作永远的落后。
 
@爱豆丑图大赏
绝对公平不存在的,只能说,看第一学历招人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公平的。
 
@四维琳琳子
如果一个用人单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并且能精准识别是否是自己需要的,第一学历重不重要的话题压根就不会出现了。
 
现实
第一学历焦虑成为一种集体困扰
  所谓“第一学历偏好”,指的是在劳动力市场中,一些用人单位将求职者的第一学历毕业院校是否属于“双一流”或者“985”“211”工程高校作为筛选门槛的现象。在这一偏好下,一些第一学历为普通院校的毕业生尽管拥有更符合招聘要求的专业技能、更加丰富的实习经历,甚至他们的硕士、博士深造学历属于“双一流”高校,却可能连招聘的门槛都无法达到。
  前不久,在一档职场综艺中,靠自身能力在名校生中突出重围、表现亮眼的选手,却因本科就读于二本院校,一些错误被不少人归结于“本科学历差”。再加之节目中评审官的一句:“我们不只看现在的表现,我们还看中的是未来发展的潜力。”一度引发网友“唯第一学历”的讨论。
  “我曾对第一学历羞于启齿。”
  已经硕士毕业三年的高杨向记者坦白,她本科来自江西的一所很普通二本院校,当时大三决定考研就一度纠结自己是否能选择中南大学作为目标院校,担心因为本科学校而遭到歧视。终于经过努力进入中南大学,但却从来不敢向同学聊到自己本科学校。“我的同学大部分都是一本,甚至很多都是‘985’‘211’的,我很自卑。”她说,记得硕士期间,自己导师带她参加了一次学术会议,她做了一个报告得到了很多老师的赞扬,期间,有一位老师问其本科是哪里毕业,但她却羞于启齿。
       高杨还表示,刚踏入社会找工作那段时间,很多企业的求职面试都会需要了解求职者的第一学历,很多HR觉得第一学历才具有含金量。
  不过工作两年之后,她渐渐发现,研究生以及工作期间是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弥补之前的欠缺。因为只要你凭借自己的努力踏过了这道门槛,后期更多的是看个人的能力。
       记者调查发现,综艺节目也好,博士找工作学历查本科的新闻也好,仔细观察会发现,近几年的招聘条件越发苛刻。从“唯学历论”到如今“唯第一学历论”,一份好工作的招聘条件有层层加码倾向。
 
       第一学历偏好,本质上是用人单位的人才筛选问题。湖南省内一家知名企业的高级人力资源经理谭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每一个企业都会经历不同的发展阶段,每个阶段对人才质量和数量的要求也不尽相同。“企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的时候,对人才需求量大,大量引进人才是这个阶段的主要目标,这个时候HR在招聘时考虑的主要因素是各个岗位是否有足够数量的人才,因此对第一学历不会太在意。当企业处于上升阶段,这个时期企业的很多岗位人才都是充足的,这个阶段的招聘更多希望能够引进高精尖的人才作为储备,因而筛选条件会更为苛刻,这个时候第一学历的偏好就会显现出来。”他还直言,很多时候用人单位的招聘其实是一个与市场博弈的过程,对毕业生毕业院校的遴选,其本意也许并非“歧视”,而是为了提高招聘效率和人才使用效率“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
     分析人士称,从用人单位角度,以第一学历“985”“211”作为筛选条件,增加了筛选效率,是招聘中更加省时省力的做法。即用人单位认“985”“211”或“双一流”的高校毕业生,是已经经过了高考筛选的优秀人才,其在用人单位能够创造出更高价值,更容易成长为企业的中坚力量。尽管这样的招聘甄选方式可能会漏掉普通院校中的佼佼者,但其所节省的招聘成本可以弥补遗漏优秀人才的损失。
       此外,大部分在招聘中有第一学历偏好的用人单位,一般都是在第二学历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再通过第一学历进行筛选,属于优中选优,较少存在无视第二学历而仅凭第一学历院校就做出招聘、录用等决策。这样的决策可能既不符合招聘的经济性原则,也容易导致各类法律纠纷的发生。总体上看,用人单位第一学历偏好的主要原因,还是招聘成本与人才甄选相互平衡的考虑。
 
观点  
“第一学历”绝不是未来的判决书
  “希望大家不要总是被‘第一学历’等字眼所困扰,提升自身实力,在哪儿都会发光。”曾经为此困惑过的90后刘晓宇现如今已经成了深圳一家医药公司的高管,曾经的缺乏底气、焦虑早已烟消云散。他直言,学历不是一个人唯一的简历,更不是对未来的判决书。丰富自身专业理论知识,出色的工作能力才是毕业生在未来就业中的突出优势。
  “大家与其焦虑自己的第一学历,不如把精力放在勤学苦练、汲取知识、用心钻研,让自己成为真正的复合型、应用型的高端技术人才。”刘晓宇说。
  《光明日报》评论员文章指出,高考仍然是年轻人进入大学甚至是重点大学的主要桥梁,而学费在中国并不是成绩优秀的寒门学子追求一流大学的阻碍。进一步来说,并不是一纸重点大学或非重点大学的文凭就定性了一个人的前半生,也决定了一个人的后半生,找到一份什么样的工作更在于努力和选择。非一流高校的学生依然可以通过实习、社工和社会实践去弥补欠缺之处,一流高校的毕业证书也不可能直接为学生提供一份工作。
  “第一学历偏好”能破除吗?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严飞表示,这需要就业政策的正确引导,同时,我们也应该从另一个角度做深层反思: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教育?近10年来,我们见证了经济模式和科学技术的巨大革新,那么下一个10年,我们很有可能经历教育体制和文化观念的重要改变,教育会更加强调开放、自信和价值塑造,而社会观念也更加强调多元创造力。这是破解“第一学历偏好”的真正答案,这一过程也必然需要各方作出更多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