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杠青年”“就地躺平”…… 哪个才是年轻人的标签?

 

  因为“中国人口”贴吧里一个叫做“躺平即是正义”的帖子,最近,“躺平”一词在互联网上火了起来。有人说,“躺平”是一种无奈选择;也有人说,“躺平”是消极厌世不宜提倡的价值观。
  而早在不久前,身兼数职的“斜杠青年”还是“90后”的“潮”标签。两个看上去对立的标签都在形容同一个群体,他们怎么看?记者采访了数名年轻人。
 
  纠结的“躺平”
  罗俊的出租屋在武汉首义区,窗外是车水马龙的街道,他的屋子里却非常安静,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他的窗帘都是紧闭着的。工资不高,但能应付房租和基本生活需求,上班-回家-上班-回家,他说,这样循环的“躺平”生活已经持续了近1年时间。
  从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校区)毕业后,最初他留在武汉进入了一家大中型企业工作。去年下半年,实在不能忍受频繁的加班生活与几年不见上涨的薪酬,看不到发展前景的他选择了辞职。新的岗位上罗俊与同事关系处理得很和谐,但同时却总觉得不自在。
  和所想象的“躺平”生活不一样的是,他又陷入了另一种纠结之中:工作轻松了很多,但闲散的生活状态却让自己陷入了焦虑。 “就像身上裹着层厚厚的‘茧’,却怎么也冲不出去。”对于自己的状态,他这样比喻。
  “只要不花钱,就没人能强迫我上班。”今年24岁的小任家住常德,毕业经历了一年“待业期”,又受疫情的影响,她的求职之路并不顺畅。渐渐地,她的心态从“勇往直前”变成“就地躺平”:白天帮父母经营自家的牛奶站,闲暇时准备“公考”,如今吃住都在家的她一个月花销还没有大学的时候多。
  “各有各的好,有时候看朋友圈会很羡慕别人的生活,但回头看自己苍白的简历就会回到现实中来。”对于当下自己的生活,她这样说。
 
因何而“躺”
  “每个人可以根据实际需求给自己缓冲的时间,停下来思考奋斗的意义。”90后唐彬曾经在深圳工作了5年多,过去一年时间里他选择了“躺”在家里,上网、看书、做饭,在外人看来或许不求上进,但他却非常满意。
  “我单身一人,家里有房无贷,暂时有‘躺一躺’的资本。”唐彬说,去年一年他花着前几年攒下来的钱,应对日常生活已经足够。但他同时表示,这种生活只是暂时性的,今年他已经有了新的目标。
  记者观察发现,现实生活中像唐彬这样将“躺平”设置为自我缓冲期的年轻人并不多,大多数选择“躺平”的年轻人还是呈现出了自我逃避、缺乏目标、找不到生存的价值和意义等特征。
  2019年5月,世界卫生组织首次把“工作倦怠”列入《国际疾病分类》,揭示了一个久被遮蔽的问题:近年来,许多青年人对传统意义上的工作越来越没有热情,而这种倦怠感有逐步扩散的趋势。
  湖南劳动人事职业学院教师欧阳姗表示,“躺平”看似与年轻人受过大学教育、家庭出身不错等标签存在难以理解的反差,但背后却与他们从小的高压学习环境、大学进校便开始的“内卷”、入职后的机械劳动等都存在现实关联。
 
走出“焦虑圈” 
接纳普通的自己
  “我觉得年轻人的抗压能力普遍比较弱。”记者采访了罗俊的母亲刘女士,她不明白,明明自己和丈夫都有工作,儿子没有经济压力,为什么总是会出现一些纠结的心理。在她看来,年轻人需要家人、亲友的帮助,以克服内心的脆弱,也需要增强责任感,变得更有担当。“多为父母考虑,逼一逼自己,或许就能度过这个‘坎’。”她说。
  在长沙青磁心理咨询机构,心理咨询师冯祥忠拿出了3个玩偶小人:“他们分别代表‘本我、自我、超我’,当‘本我’与‘超我’争锋相对时,‘自我’有可能被封闭,就出现了心理问题。”    
  “许多优秀的孩子,只是被家长培养成了他们想要成为的人。”他说,从心理角度出发,年轻人“躺平”不能简单归结为他们自身的懒惰和堕落,这反映了当下年轻人的焦虑心态——缺少内生动力,难以找到工作的意义,容易陷入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 
  “现实与理想存在反差属于正常现象,青年人要树立目标,学会接纳‘普通’的自己。”冯祥忠建议,年轻人在“躺平”的间隙,可以通过多锻炼身体、培养兴趣爱好等方式让生活变得有意义。最终通过结合兴趣爱好,一步步确定自己的人生目标。家长需要帮助子女找到一条适合他们自己的发展路径,在对子女的引导中不能只看重成绩,应允许子女多元化发展。
  同时,相关专家也表示,学校应重视实践教育,培养学生的劳动观念和职业意识,增加相应的职场体验、就业体验,让年轻人提前积累社会经验。同时,社会应该打破“唯学历论”,为年轻人提供更多选择空间。社会应努力发挥职业教育分流作用,提升职业教育水平和价值认同感,帮助年轻人找好职业定位。
  企业应给予年轻人健康的职场成长环境,让拼搏有动力、工作有意义,杜绝加班文化。刘争先表示,比起薪酬,许多年轻人更在乎工作的意义,如忽视其个人成长,企业也难有长远发展。
  “‘躺平’不等于不努力,而是认清现实,反对所谓的无效劳动,认清自我和现实之后脚踏实地地生活。”采访的最后,唐彬这样说。